追蹤
FON Taiwan 無限基地
關於部落格
  • 1880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對Martin Varsavsky的印象

他收藏了一些一二次世界大戰之間歐洲搞幻想、超現實主義的作品,我們聊了一下畫。還沒開始正式聊天,我想我就應該會蠻喜歡這個人的調調吧,因為他喜歡的畫,也都是我喜歡的東西。 吃一吃,聊一聊,他對台灣很感興趣,問題很有趣。 「你覺得台灣比中國大陸更社會主義嗎?我在中國大陸看到的都是資本主義,大家都想要賺錢,問我的問題,都是如何用網路快速賺錢。」 我說是滴,中國大陸不但比台灣更資本主義,恐怕也比歐美更甚,根據我的親身經歷,恐怕是原始積累初期的資本主義。 「我有一個想法,我覺得兒童應該要有投票權,很多不利於兒童的法律都是老人制訂的,兒童沒有被分配到足夠的資源,都是因為本來屬於他們的錢被老人拿走了,也沒有錢上學。退休的老人有投票權,有退休基金,兒童什麼都沒有,多荒謬!」 我想了一想,與其說是世代問題,其實是階級問題,兒童需要的是充分的教育資源,兒童沒有上學,有時候不是被老人惡搞,而是因為整個家庭太貧窮了,孝順的孩子寧願去打工。我們需要國家強制立法保障教育資源,不然窮人家的小孩下一代還是窮人。 「你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嗎?還是中國人?我認為自己是阿根廷人又是西班牙人,也是歐洲人,哈。」 「中國人喜歡他們自己的政府嗎?還是討厭他們的政府?百分之八十的人是喜歡多一點呢,還是討厭多一點?台灣呢?」 結果我們聊無線網路的時間反而不多,聊的都是文化、社會、政治。我想,我們應該算是同一派的,對言論自由、全球化、反戰運動、恐怖主義、企業運作、社會福利、科技的潛在社會進步性...這些東西,想法都蠻像的。 我花了一些時間,解釋台灣為什麼很有潛力幫助FON發展,你應該來看看,台灣是很社會主義也很資本主義,草根運動的能量很強,都市地景高度稠密,寬頻普及度高,大家喜歡買新玩意,又有全世界最完整的資訊產業上下游網絡....。 他的夫人非常美麗,溫文有禮,剛懷孕不久,所以當我說你能不能到台灣來玩,多停留一些時間,他說他不想離開太久,掛念剛懷孕的老婆。最後,他在亞洲的行程是每個地方只待一天,在台灣從抵達到離開,剛好二十四小時。 我想他非常喜歡台灣。在六月六日晚上的活動以後,他說, 「天啊!我沒想到台灣居然有那麼多人喜歡FON,早知道就應該早點來,真是太酷了」 「台灣的blogger跟我在歐洲看到的好像,非常Sophisticated, 非常有深度,非常熱情,沒想到台灣人是這樣的特質」 「我在台灣的第一個四小時,感覺上不是到一個異國,卻好像是回到家一樣」 「我喜歡他們問的問題,他們太內行了,不管是在技術或社會文化層面,我想我再跟他們多混幾小時都不會累。時間太短了,真可惜!」 他拿起數位相機,啪啦啪啦地在「海邊的卡夫卡」拍了很多照片。我用他的相機幫他拍了幾張,他希望能把店內的CheKafka的Poster跟他同時入鏡,「兩個人都是我的偶像,這家店真是太有趣了」--當然,更重要的是,這家店的無線網路還很棒,濃烈,充足,讓人精神振奮,就跟這的卡布其諾咖啡一樣。 (他回到旅館後就立刻blog了他的台灣感想。百分百部落客精神。) 我拿了「海邊的卡夫卡」的名片跟杯墊給他,作了一點中文教學,讓他認得「卡夫卡」這幾個字。這三個中文字用帶著阿根廷味道的西班牙語腔念起來,還挺有意思的。 一個上個世紀初的德語作家,一部另一個世紀初的日本小說,一個既是西班牙又是阿根廷人的歐洲人,一群台灣部落客,一堆在當下想像未來的網路計畫。 這個夜晚其實是蠻Mashing的,我想。 /YK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